说给养鱼的人听 :没有包治百病的渔药也没有包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09 11:07

  今年3月底,我与公司同事走访了成都蒲江市场,当时蒲江县寿安镇的一个水产养殖区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想以此次义诊活动前后的见闻、经历和感受为主线,谈谈关于养鱼和鱼病防治过程中点滴的经验以及一些思考。

  这次现场义诊活动的成功开展要归功于两个人,一个是当地养殖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陈会长,一位开明、热情、有责任心的人;一个是经销商小喻,年轻、好学,热情、虚心。

  我们3月底的那次塘边走访以及后来的座谈,都是由陈会长安排和组织的。当地养殖户的热情和积极性超乎我们的想象,尤其是在座谈会上,几乎每一个养殖户都聚精会神地听完了我们介绍的技术、方法和经验,尽管时间已经到了午后一点多,大家早就饥肠辘辘了。

  这次的义诊活动大家的参与积极性还是很高的,我们在一家农家乐搭好台,养殖户们都自动自愿地把自己鱼塘的水和病鱼打样拿到了现场。现场井然有序,我们一给出建议方案大家都十分配合地立即行动起来,这让我们很受触动。

  补充介绍一下蒲江县寿安镇的养殖情况,当地为丘陵地区,以茶叶、猕猴桃、晚熟柑橘等为主要产业,水产养殖面积并不大,大约只有2000亩左右,单个鱼塘的面积也不大,一两亩、三五亩的居多。但是养殖品种都是名特优,甚至不乏一些罕见、珍稀的品种,如岩原鲤、清波、中华倒刺鲃、花骨鱼、泥鳅、黄颡鱼等等,这大概也是大家愿意主动学习的动力之一。

  尽管说到养殖效益时,陈会长的自信和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但我却反复强调了我看到的问题与担忧,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了养殖户们。

  一是水源匮乏,大家以地下井水为主要水源;二是因为茶叶、水果的产业化发展,农药和化肥的残留已经不可避免地污染了地下水;三是名特优品种的投入成本高,相对的养殖风险更大;四是大量高蛋白的饲料的投入,有限水体的承载力早已超限。

  最能印证我的观点的现象是,季节还在4月中下旬,鱼病已经开始接二连三地发生了,而且不少的鱼塘氨氮、亚硝酸盐已经居高不下了。由此可以联想,到了7、8两月的超高温季节,问题与麻烦还会更多,甚至可能失控。

  我说你们一定听过不少老师的讲课、培训,我相信提出这些问题的人我不是第一个。我给大家的建议办法只有一条,从现在开始养成科学、合理地,并且有规律地调水、改水、培藻,必要的时候及时解毒、抗应激、增氧,尽量把水的问题控制在红线之内;然后定期有规律地投喂保肝护胆、增强免疫力的药品,再定期定向做一些针对性的病害预防。

  我说,我们也没有更简单、更高明的办法,而且也不能保证大家的鱼不会出问题,关键在于你们能否执行到位,能否坚持,如果尽量做到了我们的建议和要求,大家的风险将大幅度降低。事实上也就只能这样了!

  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青苔药”事件,水产养殖网的黄主编问过我的看法,我因为忙,也因为不知道从何说起,一直没有回复。

  就在今天早上,我看到了一位朋友发的湖北天门的一则因为用药死鱼导致的纠纷的相关信息,有点感触,所以想借机写几句话。

  我们这个行业,药厂、经销商和养殖户处于不同的利益端,大家的观点、立场不一致是很正常的,但期望值是近似的,那就是“药到病除”。

  尤其养殖户们的观点最为简单明了,我的水或鱼有问题了,我花了钱买了你的药,所以就必须要有结果和效果,就好比,一个钉子一个眼,一个萝卜一个坑。

  但实际不可能是这么回事,水体的生态环境是一直在变化的、鱼病的病源是种类繁杂而且随时变异的,所以不可能有包治百病的药,更不可能有包治百病的老师。

  明明是一个大坑,一颗钉子怎么填?或者明明是一个小眼,你说我家有萝卜。所以说,是一个眼还是一个坑,该用萝卜还是该用钉子照理说是药厂、经销商干得了的,但水的问题以及鱼病却未必。

  小结一下本人的观点:药厂和经销商的责任和义务是提供货真价实的产品,并清楚地告诉你产品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养殖户要把合理的意见和建议搞清楚,并坚持执行到位。只有这样才说得上结果和效果,才可能真正有效降低养殖风险。

  但是很抱歉,我们的养殖户群体中有太多的不懂技术又不爱学习的人,而且大多数人到今天还是头痛了才想起买“头痛粉”,即便是已经开始头痛了,还有不少养殖户还是抱着先花“五分钱”试试再说的想法。